Menu

新闻晨报,素质教育的样板ca88:

  她第一次从文科生那里知道了谁是”拉美西斯”,同宿舍的文科生又从她那里知道了在她看来”小菜一碟”的物理常识……复旦大学开风气之先设立的复旦学院运行已一月有余,文科生与理科生就在”混编”的形式与氛围下彼此融合、寻找着自己的短处。而就在每一次”原来是这样”的感叹声中,原本在中学就划定的文理之别在这里渐渐消融。那么究竟为何要进行通识教育?通识教育实行一月下来,又给学生带来了哪些变化?近日,晨报记者对复旦学院的教师和学生进行了专访。改革缘由中学、大学教育存在脱节谈到实行通识教育的必要性,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作了个比喻——中学教育是让学生产生让汽车跑起来的兴趣和创造出各种办法,而大学教育是希望找到让汽车跑起来的可持续动力。中学在一定程度上还需围着应试转;大学又想找到已释放出潜能和创造力的学生,双方依然存在脱节,其表现为:■现象一:过早陷入“考试”专业熊思东曾经去过一所名牌中学,墙上挂着祖冲之等古代科学家的画像,但当他随口问身边一名学生,祖冲之因什么成就而青史留名时,对方却回答不知道。“可能这只是个偶然,但这个基本的知识的确是每个学生都应该知道的。”  熊思东说,现在的小学,课后如何复习、考前如何准备,老师都在教学生如何找到应付考试的窍门,这种不考虑如何种水稻只考虑如何割水稻的做法,让学生过早地丢弃考试可能不考的内容。于是,类似“祖冲之”这样的常识,就会被功利地从学习内容里“删除”出去。■现象二:文理分科造成偏科“中学不该文理分科”,这样对人才的培养又再度将人才圈定在了“专业”内。学医的熊思东告诉记者,他在医学院上课时就遇到这样的情况,因为医科的学生都是高中的理科生。但往往一名医生需要从病人的谈话中推论和归纳出其到底哪里出了毛病,这不仅需要医生的逻辑推理能力,还需要他的语言表达和陈述能力,但有些理科生在这方面并不是太好,因此难以成为一名好医生。  同时,“文科思维有时候也把学生只圈在文科的小概念里”,熊思东有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发言,翻译居然把“物流”翻译为“物质的流动”。交谈后,对方居然说,他的专业主攻英国文学,每天与“莎士比亚”接触,对文学之外的东西知之甚少。“文理分科很明显的一个弱点就是学生的知识结构有限,这样相对专业的人才对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有时会显得力不从心,没有后劲。”■现象三:轻视礼仪“拖后腿”教师上课要放投影仪,但在教室里四处找不到电源开关,而学生则“我自岿然不动”地坐在原位谈笑风生,这样的事情在某些大学里时有发生。而在校园里,有些本科生甚至是研究生看到老师,也有不少装作不认识,连个招呼也不打。熊思东说,其实很多事情并非大是大非,但细节往往决定一个人的成败。文理学院的党总支副书记张恽也谈到,不少学生在高中时忙于应付学习,忽视了礼仪的培养。“而我们知道,通识教育中往往容易被忽视的就是一个人的素养。一个领袖人物,他最初的职业素养不一定高,但教养一定是很好的。”观点碰撞中学、大学教育如何“无缝对接”初中生达不到高中的期望,高中生达不到大学的期望,而大学生又达不到社会的期望。这种连锁反应如何改变?大学与中学的老师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中学不应过早文理分科通识教育贯穿在教育的每个阶段,只是每个阶段要素不同。要培养具有强大潜能的人才,中学应该构筑激发学生兴趣和创造能力的教育方式。举例来说,当年播《泰坦尼克号》时,中国学校都不提倡中小学生看这部电影,但美国学校却组织学生去看,然后开展课堂讨论:“为什么这艘船会沉没?”有宗教背景的学生说———这是上帝对他们的惩罚;有学生说———这是严重超载,应该把船上的东西扔掉部分;还有同学说———船的一侧受到冰山撞击以后,还应该再自主让另一边受撞,这样可以维持平衡……不同的思路,让同学获得更多的启发。中小学的教育就应该是鼓励型的,诱导学生对自然界产生兴趣;而大学需要做的是夯实完整的知识体系。  此外,中学不应该过早地文理分科。现在复旦大学在新生进校后都不急着分科了,很多大学都表示即将跟进,倘若这将来能成为大气候的话,再给予大学足够的自主招生权,这将直接调节中学的培养方式和文理分科现象。★复旦附中校长谢应平:学生要有自己的特长高中在进行通识教育时首先要有“全面+特长”的教育理念,一个学生门门功课都好并不够,还要有自己的特长。其次要给学生营造一个文理通融的氛围,应该对学生进行多元化、多层次、全覆盖的通识教育。如在课程设置上,复旦附中把心理课列为学生的必修课,而学校也开展一系列人文社科类讲座,此外学校还让学生到居委会、工厂、公司进行社会实践,在寒暑假学校还会带学生进行文化之旅。最后学校还要形成一个通识教育的价值取向,不但要表扬那些数理化等学科竞赛获奖的学生,更要表扬那些全面发展的学生,如复旦附中的高二学生赵龙因为勇救落水儿童而成为唯一一个在生前就进入校史陈列室的校友。★上海中学校长唐盛昌:基础教育尚难达到通识随着现代化发展,通识教育也成为高等教育的基础部分,但基础教育可能达不到通识,高中不单传授思想、人文、科学知识,更多的是教授学生正确的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上海中学还是很关注人文素养的培养,很多学生都积极参与CPS社会课程去关怀他人、为社会服务、他们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  谈到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很关键的是一个标准问题。很多学生并不喜欢纯古典音乐、纯民乐,但他们却很喜欢改编的新民乐,不能因为他们不喜欢听古典音乐、民乐就认为学生没有音乐素养。随着时代进步,人文也带上新科技、现代化社会发展痕迹,不能以30、50年前的标准去衡量,而是要研究他们感兴趣东西的时代特点,从而引导他们,提供适合他们身心发展的教育内容。中学、大学教育如何“无缝对接”■学生回访1发现了自身的不足志德书院的徐源吉说,复旦学院最大的好处是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在文理混编的宿舍里,同学们经常因为有趣的话题争论不休,比如“舍利子是怎么形成的?”“人死后指甲是否还会长……”而大家不同的思维方式和知识点,对其他同学来说,几乎都是充满新鲜感的。徐源吉说,一次学中国古代文学的同学在宿舍里讲拉美西斯的故事,她听得津津有味,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这个埃及历史的传奇人物。而作为理科生的她,有时候也成为文科生的“小老师”,她以为大家都知道的物理常识,没想到文科同学听后恍然大悟。■学生回访2兴趣已被持续激发复旦学院的学生目前正处于一种彼此融合的过程,但一个月来还是在他们身上起了点滴变化。“以前很多中学生到了大学后,都觉得船到码头可以歇一会了,加上身边都是与自己一样的人,往往就懈怠了。”但熊思东从现在文理学院的学生身上读到了一种热情,与进校之初相比,他们更喜欢交流和交谈了,因为身边有无数新鲜的人和知识在刺激他们主动探索不懂的东西。他说,有次他去学生宿舍时就看到一个理科生桌子上摆了一长摞的文史书,该同学说,因为与同学交流后,对这些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想了解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学生回访3开始关注自身素养另一变化在于学生更关注细节、关注自身的素养,换句话说,情商提高了。腾飞书院的郭斐就举了个简单的例子,有次在班级展板上赫然出现了“祝×××同学生日快乐”的字样,看后他就自我检讨———倘若是自己,可能不会关心到身边同学的生日,“很多事情还需要从细节做起”。而在礼仪上,同学们更懂得尊重老师了。经过一个月的礼仪教育之后,文理学院的学生不仅看到老师会主动问候,他们还会在老师进教室之前把黑板主动擦干净。教师节时,他们还写信去问候自己的中学老师。

学什么?怎么学?在复旦附中,学生掌握着学习的主动权。不仅如此,学生还是学校的主人,校内不少规定,是学生民主讨论决定的。高三学生唐俊超,刚刚担任过校学生仲裁委员会主席,对此深有体会。

丁骁同毕业于复旦附中,这位复旦数学系的高材生,高中时读的是人文实验班。

仲裁员?主人翁!

在复旦附中,像车锐这样的学生有一大批,理科尖子能吟诗诵词,文科尖子照样拿得出理科论文。学校创办60年来,始终强调培养学生扎实的综合素质。近年来,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世界著名高校频频到复旦附中招生,学校每年有10%的毕业生进入英美法日顶尖高校;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等国内名校也不断向复旦附中学生招手,学校每年有70%的学生进入这些国内一流高等学府。

丁骁同应该算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在复旦附中,此类“越位”学生,并非个别。复旦附中校长郑方贤说,“复旦附中拥有上海一流的优秀生源。这些学生高中冲刺的,不仅是一张高考分数单,更是为今后的人生积累综合素质,积蓄竞争力。因此,文理兼修、全面发展,显得尤为重要。基础教育应该立足于通识培养,为杰出人才成长提供更多后劲,几十年来学校都是这么做的。”

车锐的理科成绩特别棒,物理尤其出众,今年高考加试物理,从家长到老师、同学,没有人感到意外。然而,当他填完大学志愿时,大家都吃了一惊,因为那上面填的不是物理系,而是中文系。凭借优异的高考成绩,车锐如愿以偿进入复旦大学中文系。他说,自己虽在物理方面有特长,但又酷爱文学。复旦附中与别的学校不同,特别鼓励学生发展兴趣,因此高中时自己一直文理兼修,没有偏废。

在复旦附中,不少学生像李申儒一样,高中三年一直进行着研究型学习。高三学生赵易非,去年凭借英文的数学论文
《算术乘法定义方式的推广》,获丘成桐中学数学奖优胜奖。韩京俊同学从高二起研究“完全对称不等式的取等判定”问题,前年获首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优胜奖,进入北京大学后继续研究,又在比赛中获鼓励奖。复旦附中也因此被授予组织奖。从问题的发现到深入探究、从创新理论到撰写论文,小赵花费了整整半年时间,最终“水到渠成”。“学习,不仅要会解题,更要会思考、能发现问题。这才是推动科研发展的原动力。”得益于此,不少学生的研究成果,在明天小小科学家、明日科技之星等重大比赛中脱颖而出。

文理不分家,只是复旦附中素质教育的一个缩影。在这所学校里,师生通力合作,打破课程界限,全方位培养学生能力。去年寒假,学校集合了语文、地理、物理、政治等近10位不同学科的老师,合编《世博游学》课程。在这本书的指导下,不少学生在世博园里找到社会学、理化等学科交叉的小课题。

高中生搞科研,学校从课程到师资提供全方位支持。科技辅导老师杜程鹏介绍,复旦附中推出高中生科学研究课程,从高一起教学生科研方法,并通过整合国内外的科研课程,出版《高中科学研究前沿介绍》,衔接高中与大学的课程。同时,每位参与小课题研究的学生,都有校内和校外双导师。复旦大学提供了强大的智力支持。杨雄里教授等不少大牌教授,经常到学校开讲座,做专题辅导,拓展学生视野。

对社会问题的研究,这位高中生投入的热情和严谨的态度,丝毫不亚于正规研究生:调查涉及小学到大学的各个学段,中学又包含重点中学、一般中学和职校。“当然我不能局限于校园。妈妈是大学老师,在她帮助下,我还从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和市教育考试院得到不少宝贵资料,如近年来上海中考男女生的平均分,不同批次高校录取上海生源男女生的比例等。”从男孩危机是不是真正存在,到如何破解男孩危机问题,论文有理有据,论述严谨,数据充分,方法科学,令人信服。

高中生?研究生?

李申儒说,研究的缘起,是念初二时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讲述男性危机,让他当时挺受触动。再看看自己身边,班上考试成绩排名,前四位的都是女生,而他自己多数排在第五位——男生总是考不过女生。后来他关注到,孙云晓等今年初出版了《拯救男孩》一书,这本书又带他进一步对此思考。“学者在研究我们,作为男孩群体不能只做旁观者,应该有发言权。”学校里,各科老师经常指导学生如何搞社会调查、如何写论文、怎样进行研究性学习。所以,李申儒决定从男孩危机这个题目入手,尝试做调查研究。

“上课时间是否要禁止开手机?”当年,这个提案在学校曾掀起轩然大波。“之前,学校对手机的规定是空白的。当时,高二一个班级的学生代表提出,部分同学上课开手机,玩游戏、收短信、看小说,影响听课。因此提议,禁止上课时开手机,只有中午和放学后才能开。”

复旦附中高三男生李申儒,最近成了“名人”——他花了数月时间对“男孩危机”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写出了一篇8000多字的论文。其研究结果,被各大媒体反复引用,他的名字随着研究成果,频繁见诸报端。

这个提案,一下子将学生仲裁委员会推到了风口浪尖。唐俊超说,关于禁用手机是否写进学生行为规范,争论很多。有的同学认为没有必要,可以靠自觉来控制;但还有不少同学认为,肯定会有部分不自觉的同学,需要通过校规限制来帮助他们自律。校长助理虞晓贞介绍,“最后完全是民主投票,结果,赞同禁止开手机的以微弱优势通过。投票通过之后,学校以正式通知的形式告知全体师生,共同执行。”风波就此平息。

丁骁同数学成绩特别好,而且喜欢数学家、数学史。因此,在古典诗词导读课上,他尝试把外国的数学名人轶事,用中国古体诗记述,还附上他详细的考证:“加罗瓦是一位著名的数学家,发现了群理论,证明了四次以上的方程没有通解公式。但他爱上了一位贵族小姐,从而招来那位小姐未婚夫的怒气,两人展开决斗,最后他死于对手枪口之下。其研究成果在死后十五年才公之于众,让代数学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作业传到网上,老师、同学拍案叫绝。

“学校的培养目标,是学习的主人、学校的主人、国家的主人、时代的主人”,复旦附中党委书记王德耀提出,学校要创造条件,锻炼学生的才干。每年军训,每个班级都会配备一名高二学生担任“小教官”。小教官由学生通过竞选上岗,负责沟通协调新生与老师、新生与教官之间的事务。更重要的是,这批小教官言传身教,无形中成为新生入校教育的“标杆”。按时熄灯、勤恳踏实……与这些师兄师姐朝夕相处,复旦附中的校园文化,自然渗透进高一新生的心田。

老校长谢应平介绍,不少学校分人文班、理科班,是牺牲学生的多方面素养,腾出时间来强化某一方面的素养。而复旦附中则针对学生人文素养日渐式微的现象,激发孩子们的人文志趣,无论文科理科,都为其打下人文“底色”。人文素养加强后,不少原本执着于竞赛、一定要求胜的理科生,性格开朗起来。游学课,还带他们领略祖国大好河山、人文古迹,逐渐形成人文情怀,让学生渐生忧国忧民之心。“钱学森之问不仅值得高校思考,也值得所有教育工作者思考。”

文科生?理科生?

“给我一个舞台,还你一个惊喜”。被耶鲁大学录取的龚墨同学说,在学校,每位同学都是主人翁,多数同学每天自主安排的日程很满:上课、课题研究、组织或参加团学联活动、乐团排练、篮球联赛、社会实践……“在复旦附中,我们不能只为高考而奋斗、为学业而拼争,而要展开梦想的翅膀,拓展全面发展的空间。复旦附中的特点之一,在于更注重将学生培养成他自己想成为的人,尊重学生个性、鼓励自主发展。”正是这种各取所需、因材施教的校园文化,使复旦附中的优秀学生拥有了特质:有个性特色、有自信心、有责任感、有自主学习能力。而这些特质,使得他们很容易适应大学生活,因而广受国内外知名高校的青睐,并具有了良好的发展后劲。

语文特级教师黄玉峰至今对他印象深刻,这位学生有点“老夫子”的味道,“人文方面的书籍看得多,人蛮厚道,讲话时爱用点古语。”黄老师还能背出小丁在高中时写过的一首小诗:“天才数学男,难逃情字关。生命转瞬逝,群论万古传”。诗名《咏史·加罗瓦》。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