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印度共和国设立幸福课,防守自闭症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8日报道,德里教育部门在公立学校推出的“幸福课”不同于传统的数学、科学和语言课。其目的是通过冥想(心智觉知训练)、讲故事(自我表达)和其他各种活动,集中关注学生的情感和心理需求,最终提高他们的情商、减少压力和焦虑,并避免抑郁倾向。

  这些变化都得到了回报。近年来,德里的公立学校在标准化考试中的表现优于私立学校。尽管一位专家表示整体数字有所偏差——因为私立学校的学生倾向于选择更难的数学、科学等学科,而公立学校的学生则更多会选择人文学科。

  世卫组织最新数据显示,13岁到15岁的印度青少年有1/4受抑郁困扰。11%的印度少年注意力分散,无法集中精力完成作业。此外,15岁到29岁的印度青少年自杀率为每十万人中35.5人,为该地区最高。印度儿童心理学家马宗达说,印度青少年的抑郁症及其他心理疾病发病率也在上升。

  印度一直以来以严谨、刻板的教育体系而闻名。一方面,这种教育体系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帮助该国成功塑造了新一代中产阶级。另一方面,也因其鼓励学生死记硬背并引发高度压力而饱受批评。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来说,
“幸福课”无疑是一次冒险尝试。

  在印度新德里南郊一所中学教室的黑板上,写着大写的英文单词“幸福”。54名七年级学生正在上一门新课——提高心理健康的“幸福课”。

  德里教育局长Sisodia曾推出过多项打破陈规的政策,其中就包括鼓励公立教育替代私立教育。2011年,他所在的平民党(Aam
Aadmi)开始加大对德里公立学校的投入。2018年,教育支出占德里年度城市预算的26%,教育工作者们得以实践自己的想法,例如为后进生开办特殊班级、举办教师家长会议等。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印度近年来校园谋杀、强奸及身体暴力事件频发,德里政府的“幸福课”计划也有此背景。此前,古尔冈一所私立学校曾发生谋杀学生事件,德里一所学校也被爆出4岁女童被同学性侵的丑闻。

  幸福课从本周正式开始,每天一节课,大约30至45分钟。课堂上,学生们坐在地板上,在老师的指导下眯着眼睛,仔细倾听周围发出的声音并进行辨别,最后还要聆听自己的呼吸声。据印度幸福课设计委员会负责人拉贾什·库玛介绍,印度政府的幸福课分三个年龄段,分别是幼儿园到二年级、三年级到五年级以及六年级到八年级。为避免给学生增加负担,幸福课不打分,没有教科书,也没有考试或家庭作业。

  “教育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获得高分。教育体系需要培养出更加快乐、自信和更有自我意识的公民。这些拥有自我意识的公民才将会创造出更加美好的社会,”Manish
Sisodia表示。

  德里教育部长马内什·西索迪亚今年2月宣布这一计划时表示,在学校推广“幸福课程”能培养孩子的性格,影响整个社会和国家的方向。他说:“教育必须服务于更大的道德和社会目的,不能脱离社会需要。我们追求经济平等的同时,也必须争取幸福平等。”

  据《华盛顿邮报》7月22日报道,10万名德里学生来到学校后,不是打开课本学习,而是通过聆听故事、冥想练习来度过课前的半个小时。不同于传统的课程,“幸福课”的目的是通过冥想、讲故事,以及其他关注学生的情感和心理需求的活动来提高学生的情商,减轻其压力和焦虑,并预防抑郁症的发生。

  对于开设幸福课,西索迪亚本月还给出另一个解释:“学生们的幸福感越来越低。同时,他们的压力、焦虑和抑郁倾向日益严重。”西索迪亚在推特上说,幸福的孩子学习能力更强,因为他们往往睡得更好,免疫系统更强。幸福的孩子学得更快,创造性思维更强,在面对失败时的韧性也更大。

  现在,包括Sisodia在内的许多人都在质疑对就业能力的关注是否在扼杀印度学生的创造力并阻碍社会进步。

责任编辑:赵润琰-WYX

  “我们为全世界提供了最优秀的人才,”德里教育局局长Manish
Sisodia在一个体育馆对在场所有参加“幸福课”启动仪式的老师们说。
“我们已经为各行各业培养了最优秀的专业人士,目前我们一直很成功。但是,我们是否能够为我们的社会和国家提供最优秀的‘人’呢?”

  “我们应该快乐地学习,”正在上七年级的11岁的Aayush
Jha说,他在德里东部Chilla村的政府合作高中上了人生中第一堂“幸福课”,
“当你伤心地学习时,收效也不会很好。”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不过,一些老师对“幸福课”的态度并不乐观。一方面是因为,对于这样一门依赖于密集课堂互动的课程来说,公立学校过于拥挤。另一方面,也有人怀疑“幸福课”是否能够真正改变印度根深蒂固的强调考试和记忆的教育传统。

  近三十年来,印度处于工业化时期。为了满足该国新兴产业对熟练劳动力的需求,历届政府都在“批量生产”高中和大学毕业生,但对于毕业生的标准却逐年下降。一些州的考试变得更加容易,标准也更宽松,因此学生可以以高分上大学。

  印度德里的中学生们在这个暑假结束回到学校后发现,他们的课表里多了一门课:“幸福课”。

  “如果一个人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成长到18岁,并且将要成为一名工程师或公务员,却仍然在乱扔垃圾或是贪污腐败,那么我们真的可以说我们的教育体系有效吗?”Sisodia最近提出了这个问题。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