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贵州大学个性校长,各位怎么评价郑强教授

问题描述:

:2015-12-10 08:43:40

最近在头条上看关于郑强教授的演讲视频,下面评论区有力挺的,有骂他是跳梁小丑的,各位怎么评价?

公式在贵州大学,郑强主抓的国家级科研项目也不少。

问题回答:

重庆晨报:对乡愁怎么理解?

回答:中国文化的繁荣需要的是百家争鸣,而不仅仅是一家之言,几十年前的一次大运动,让我们国家的知识份子不敢说话,或者说不敢说真话,并且我们也失去了很多讲真话的人。郑先生的学术能力和社会影响我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对和错不是主观判定的,是需要验证和论断的,一些社会现象一些不同的声音是需要郑先生这样的人发出声音去呼吁,让这个国家看到听到,这对国家的发展是有好处的,指出问题直面问题才是真正的爱国,而不仅仅是口号,学者的良心和公益之心有时候比学术能力更重要。我只希望中国的所有学者都有良知,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慧眼,能分的清是非。

郑强:一生痕迹,融入血脉。

回答:起码这位教授还知道育人的重要性,起码还有人性的知道不是去接几个科研项目赚钱大过教育自己的学生。不管他的出发点是不是为了博眼球,起码他有胆说出教育界的弊端。勇于说真话的人不多,能这样说出教育界错误的人更少。连教育人才的地方都只会朝钱看,可想教出来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重庆晨报:会用火锅来缓解乡愁吗?

回答:认识郑强,是在〈今日头条〉视频上。郑强教授的演讲,切中时弊,慷慨陈辞,群情激昂,宣传鼓动力十足,能最大限度调动听众的神经,颇受青年学生欢迎。郑强教授除了教书,他的着重点更多的是放在育人上,他有极强的民族自豪感。许多学校知识分子不敢说的他敢说,而且都是大实话、真心话,很容易说到人们的心坎上。因此笔者以为,在目前的中国高校中,郑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的学校领导。在当下滑坡的中国教育界,高校太需要郑强这样的教授了。这样的教授,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当然,这样并非是说郑强教授完美无缺,仅就演讲现场氛围来看,郑强教授多少有哗众取宠之嫌。金无赤足,人无完人。

郑强:必须吃侧耳根,一周不吃心就痒痒。

重庆晨报:对老乡的认识呢?

郑强:重庆人都很率真、耿直,也肯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教育界、科技界,是不是重庆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我只要去问,十拿九稳。

1960年6月出生于化龙桥的郑强,以敢说、会说闻名,曾连续三届荣获“浙江大学学生心目中最喜爱的老师”称号。2012年担任贵州大学校长后,他将贵州大学打造成为西南地区一所极具特色的重点高校。

光靠重庆的好风景、好经济留不住人才,重庆需要一所有分量的高校。

“中国最敢说真话的教授演讲”、“一次让你拍手停不下来的演讲”、“愤青教授又有新语录”……这些一度在朋友圈和网站疯传的视频,主角都是一个人——如今的贵州大学校长郑强。

事实上,当你见到郑强第一眼,你就能明白,为何这个笑起来总是左边嘴角上扬的重庆崽儿能让那么多学生和网友痴迷:他眉宇间透着股自信。

为了表示敢说不是“乱放炮”,郑强跟记者探讨起了中国大学生就业的问题。“现在只要一提起大学生就业难,舆论就一边倒地拉偏架,乱同情。那么多人都去北上广,就业能不难吗?”

对于“难”的认识,郑强也有自己的见解。“我其实觉得大学生就业难是好事,代表了时代的进步。一方面就业难是因为毕业生拥有绝对的选择权,能够更加遵从自己的意识出发;另一方面,就业难也搅活了人才市场,你北上广找不到工作可以西上南下嘛,为西南地区做贡献难道就差吗?”

除了对大学生就业的看法,其实郑强所有的视频围绕的都是教育,相对于学者称号,郑强也更愿意称自己为教育家。

“一个好的大学校长不该跟学者划等号,也不该跟全能划等号,更该扮演的角色恰恰是现在很多人忽略的教育家!”郑强直言,现在的一些高校校长只跟学生讲利益得失,不讲真理,这样的学生不会具有社会责任感。

事实上,也正因为郑强时刻以教育家自省,将教育、文化、爱国精神等融入演讲当中,在引起学生共鸣的同时,也拉近了与学生的距离。而在浙大期间连续3次当选最受欢迎的老师便是最好的证明。在贵州大学校长办公室书柜的正中间,这块奖牌格外显眼——“要不是我走了,这个奖牌还是我的!”

2012年到贵州大学后,郑强除了继续给学生进行激情的演讲外,还将很大的精力放在了环境设施和学术学科建设上。“学校以前环境不行,现在到处都是树林,学生可以静下心来读书。而新设的白酒学校和大数据学校也都是契合当下社会发展趋势下设立的,给学生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

说到现在大学生的学习环境,郑强忍不住感叹,“我们那个时候读书才是真苦”。

1960年9月出生在化龙桥的郑强,从小就清楚读书是唯一出路,因此对当时的清贫并不在意。“我还记得高考那天,早上5点就起来坐公交,从化龙桥坐到土湾,再到小龙坎八中,到了人都是晕的。上午考完了,就找个地方坐下,吃干馒头和豆腐乳,算是午饭,下午接着考。”

1978年考入浙江大学化学系后,郑强并没有放松,接连考上了成都科技大学的硕士和日本京都大学的博士研究生。“1992年在日本读书时,为了逼自己攻克一个难题,我曾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整整一周。所以说,没有热爱,没有付出,梦想哪能这么容易就实现?”

1994年,由于身在重庆的父亲病重,郑强放弃了在日本当教授的机会回了国,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留在家乡任教,最终于次年在浙江大学化学系走上了“强哥”之路。

想为重庆高等教育出力

虽然回国后一直在外地教书,但郑强每年还是会抽时间回重庆看看,而每回重庆一次,他就发现重庆变得更美一些。“重庆现在比香港还漂亮,夜景也比杭州好看得多。”

不过,提到家乡,敢说的郑强也少不了说点“难听的”。“重庆这几年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但高等教育却始终没能跟上,重庆应该有所在全国前几的高校。”

郑强解释说,重庆现在有很好的小学、中学,但一到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毕业生们都以填报北大、清华为傲。“重庆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么12年,结果把人才就拱手送给了外地,重庆留下了什么?”

集中精力发展高校教育,是郑强对家乡的寄语,也是他对自己未来的展望。“我很早就有回重庆发展教育的想法,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想法越来越清晰。”记者
肖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