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找准本人的岗位,最难就业季职教能无法

找准自己的位置,当名技工又何妨?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湖南教育网 点击: 点击数
当近700万大学生在被称为最难就业季的寒冬为找饭碗着急上火时,高职、中职院校毕业生展现了惊人耐寒能力和淡定。据报道,不少应届职校生在4月底就被用人单位招录,有的甚至一两年前已被预订。
然而,受传统观念影响,目前有许多人对职业教育存在偏见,认为上职校是没出息的表现,对职校毕业生充满歧视。很多人重理论知识、轻实践技能,认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绝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能走考高中、考大学本科之路,拥有一份坐办公室的体面工作。实在考不上,不得已才读职校当技工。
其实,找准自己的位置,当名技工又何妨?
重庆部分高职、中职院校,应届毕业生被用人单位哄抢一空,有的一两年前就被企业预订,多数毕业生月薪在3000元以上。重庆市永川区有高职中职院校18所,被誉为职教之城,在校学生超过10万人,这个区连续8年高职就业率在96%以上,中职在99%以上,今年虽然受到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企业订单式培养有所减少,但整体就业率仍然能超过95%。
职校生成香饽饽,反映了我国长期存在的技工荒并未从根本上改善。目前我国仍处于工业化中期,最需要的就是技术工人,很多地方的技术工人处于严重短缺状态。根据相关统计,我国制造业仅高级技工的缺口,就多达400余万人。
中科院院士杨福家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名美国中学生,凭成绩可以进哈佛,但却选择了一所烹饪学院。这所学院的录取率和哈佛一样低,学费比哈佛贵。原因很简单,一是这所烹饪学院产生过许多世界级的大师,二是家长很尊重孩子的意愿。
有一句话叫,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我说,别拿技工不当人才。技工薪资超越白领已经不是传说,而是越来越多的现实。这一现实有力证明,考取大学并非唯一成才之路,作为个人,掌握一门技术,学以致用,一样可以成为市场抢手人才,使自身更具市场竞争力,进而在找工作时增加争取利益的筹码。
一边是许多地方闹技工荒,另一边是大学生就业难。大学生就业难甚于高职生,问题在于当前社会上的一些人的成才观和就业观。不少家长和学生认为,只有考上大学才能成才,大学毕业生也认为自己受过高等教育,希望找份体面的工作,从而在就业市场上高不成低不就。而高职中职生认同自己的蓝领身份,能吃苦,愿意在一线工作当技工。为此,一些高职中职院校教师呼吁,家长和学生亟需改变观念,不一定非要读大学才能成才,读高职中职一样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
我们要调整教育方向,尽快解决专业人才结构性短缺问题,大力加强职业教育,对症下药。一要转变观念。职校生的身价提高,还需整个社会观念的转变。二要加大职业学校资源整合力度,办好一批有品牌、规模大、质量好的学校。三要职校紧跟产业结构调整,强化校企合作,努力培养与企业需求高度匹配的技能人才,并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入。
对技术工人的傲慢与偏见可休矣。今天的蓝领是拥有现代科学技术知识,能够熟练操作知识密集、高新技术密集型工艺和设备的员工。他们也有学历文凭,职校、技校毕业后也拿到相应的文凭和职业资格证书。被誉为新时期产业工人杰出代表的许振超,从一名普通的码头工人,成长为桥吊专家。他只上过初中,可凭借勤学苦练,最终全国闻名。(本网评论员
曹灿辉) 责任编辑:金刀

“未来职业教育的发展之路在于组建应用技术大学,并形成本科、硕士两个层次的职业教育。”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张兴会说,上世纪80年代,瑞士、德国等发达国家应用技术大学迅速发展,培养了大批具有良好理论功底和较强专业技能的高级技术人才,这值得借鉴。

来自人社部的消息显示,未来5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规模将保持在年均700万人左右,再加上中等职业院校毕业生、城镇未能升学的初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士兵,总量近1600万人,青年就业压力巨大。而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对技能型员工的需求不断增加。

“首先就是要有合理的薪酬和待遇认同制度。”中科院院士、上海太阳能电池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褚君浩说,“我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去过德国,当时他们的技工收入是每月6000马克,教授也只有8000马克,技工地位很高,做技工很有前途。日本也是这样的,这些国家都有重视技工的传统。”

不少选择职高的学生和家长表示,普通高校大学生就业难,而职校毕业工作好找,让他们对普高和职高的选择有了变化。

有关人士建议,可选择示范高职院校举办职业本科,部分应用本科转为职业本科,从招考制度、课程和教材体系等方面加快职业教育中、高、本衔接体系建设,并不断扩大比例,以提高职业教育吸引力。

虽然总体向好,但不可回避的是,职业教育仍面临“被冷落”的现实尴尬:一边是用人单位需求量大、毕业生就业率高,一边却是落榜生仍为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选择复读,甚至复读数年。

新华社北京7月16日电(记者刘元旭 俞菀
廖君)699万人涌入社会,让今年大学毕业生遭遇“史上最难就业季”,一些应届大学毕业生即使降低“身价”仍无业可就。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职校毕业生却成为企业抢夺的“香饽饽”,就业率形势向好。一冷一热之间,也让原本被考生和家长[微博]冷落的职校出现“回暖”迹象。在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的局面下,职业教育能否“逆袭”,扭转在考生和家长眼中“下下签”的尴尬?

与今年普通高校毕业生遭遇就业寒流不同的是,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依然“风景这边独好”。

职业学校“被冷落”的背后,不仅在于一些考生和家长的“偏见”,更是由于职业教育长期以来受到各方的歧视。

高就业率让职校人气攀升

部分中职高职学校反映,目前仍面临明显的招生压力。上海工艺美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给一本、二本不要的学生最后“一碗饭”,这是大部分职业院校面对的问题,以至于最后招进来的学生基础底子都比较薄弱。

消除歧视需要政府行动

一些应届大学毕业生即使降低“身价”仍无业可就,职校毕业生却成为企业抢夺的“香饽饽”

最难就业季,职业教育能否“逆袭”

记者从天津、上海、湖北等地部分高职、中职学校了解到,毕业生始终保持较高的就业率,有的提前一两年就被企业“预订”。

湖北省教育厅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处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中专毕业可以直接当干部,但自从大学扩招后,职业教育沦为“弱势教育”,现在稍微稳定一点的工作门槛都得是本科,自然导致缺乏认同感。

而消除对职业教育的歧视,最重要的一点要归于政府行动。复旦大学[微博]ca88,教授熊易寒认为,不能只是“嘴上说重要”,政府需要在提高职业教育地位和社会尊重程度方面采取切实行动,如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和国企在招录人员时应带头吸收一定比例的职教生,做好引导表率。

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职业院校近1.4万所,在校生近3100万人。教育部职业教育成人教育司数据显示,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率连续多年保持在95%以上,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达到90%以上。2012年全国高职院校毕业生的初次就业率仅次于985高校,高于其他所有高校。

“结构性错位”矛盾之下,改变家长和考生“重普高轻中职、重本科轻高职”问题,关键要从提升对职业教育的认同感入手。

在农村地区,职业教育也同样遭遇招生瓶颈。陕西省杨凌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邓振义坦言,职业院校生源遭遇热攀本科和弃学打工双向严重流失。陕西2012年有8万多上线考生未填志愿。

中职生月薪最低3000元、高职生月薪最低5000元……在近日在天津举行的2013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参赛选手招聘会上,50余家单位纷纷抛出待遇优厚的“橄榄枝”争抢职校生。

在“最难就业季”的今年,职校毕业生“逆袭”现象格外受到关注,也给职校招生带来了新气象。以往被学生和家长冷落的职高、技校和中专,人气明显回升,有的地方中职学校招生甚至破天荒出现职高、普高平分秋色的局面。

另外,还应尽快完善“多元立交化”职业教育类型体系,打通上升通道。

职教亟待摆脱“弱势教育”尴尬

高就业率背后隐藏的另一个突出问题是提升空间小。职校毕业生往往在基础知识方面存在软肋,虽然国家在“中高职衔接”等方面进行了不少探索和努力,但中职升高职、高职升本科的上升通道不畅问题依然存在,一些想继续学习的学生往往苦于没有门路,甚至陷入“断头教育”的尴尬境地,也直接导致职业教育在考生和家长面前不被认同。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